當前位置 > 首頁 > 政民互動 > 線上訪談

本期主題:《法眼看天下》特別節目檢察長線上

嘉賓介紹

管威

訪談背景

靜安區人民檢察院的副檢察長管威走進《法眼看天下》特別節目檢察長線上節目,與聽眾和網友暢聊未成年人保護話題。

我要提問

用戶昵稱
發言內容
主持人:
檢察關注民生民力,廣播傳遞公平正義。聽眾朋友晚上好,歡迎大家走進法眼看天下,特別節目檢察長線上,我是鐘姝,首先為大家請出直播間內的嘉賓,坐在我正對面的是來自靜安區人民檢察院的副檢察長管威,管檢您好。
管威:
您好,主持人好。這個各位觀眾朋友們,大家好。
主持人:
歡迎您,你看,聽眾朋友在跟您已經聊起來了,在阿基米德的平臺上,顧毛毛2010就説呢,歡迎管檢冒著高溫到電臺給法友們普法。這是墻邊的枯藤網友説呢,酷暑炎炎,為普法加溫。你好,為了法制的建設,熱點都不怕了。 然後這是艾米如此幸運網友説,説今天晚上的話題,值得家長們關注。剛才大家聽到了,管檢,能簡單的再用一句話告訴我們,今天想跟大家聊的是一個什麼話題呢?
管威:
是,實際上是未成年人,怎麼去遠離酒吧,實際上就是遠離我們這個犯罪、違法這些非常危險的這麼一個境遇,同時呢,也使得未成年人得到更好的保護,保護未成年人權益呢,是全社會共同關注的一個話題,或者一個責任。
主持人:
為什麼你的心中,也像有著一團火,特別著急,想跟大家就這個話題展開交流呢?
管威:
因為我們雖然是做了一些工作,但是呢,實際上從現在來看呢,一方面,我們要看到未成年人的保護,在中國,在我們國家,在我們上海這樣的一個環境當中,各級黨委政府和社會各界呢,關注一下呢,取得了很大的成績。這個成績呢,我想有幾個一個是設可以講。就是我們都做了一個第一。一個呢是我們在1987年,實際上我們上海的未成年人的青少年的保護條例,在全國來講呢,地方的立法是早于全國立法,做出了一些探索,為立法做出了一些積累。 另外一個方面呢,也是我們司法層面,尤其是我們檢查機關在全國,今年呢,我們最近搞了一個30週年,30週年是從1986年開始,檢察院,成立一個在起訴科成立未成年人的這麼一個起訴組,開始有了我們未成年人檢查這麼一個專門的機構開始工作。 走過了這三十年風風雨雨呢,到現在為止,我們實際上三級檢查機關,已經完全有了一個覆蓋全市的未成年人檢查機構,也首創了我們一些未成年人領域的特別的一些機制。比方説我們的符合條件不起訴,我們的這個核實成年人到場,核實保證人等等制度,這些呢,都是從上海走向了全國。那麼我想呢,這個是我們今天要講這個話題,急於和觀眾朋友急於交流或者説分享一個動因吧。
主持人:
恩,其實我們聽得出來,你是非常有自豪感的。其實坦白講,您講的這些,你們的工作在我或許和聽眾朋友來看,都是有一些專業的。但是從您的自豪感當中,我們也更聽出來了那份責任感。所以您能不能現在就跟我們來説一説,涉及到就是未成年人的酒吧裏的犯罪的情況,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態勢呢?
管威:
涉及到這個未成年人酒吧犯罪,實際上我們有幾種情況,一種情況呢,是這個案件發生的地點在酒吧,第二個呢,由酒吧作為起因帶到外面,進一步的産生了尋釁滋事,聚眾鬥毆這些暴力犯罪,或者是輕財力的犯罪。從這些這個案件來講,我們自己看呢,實際上作為提供各類酒類飲品,有一定娛樂功能的場所,為什麼要去關注他呢,我們今天講的可能是酒吧,酒吧裏面最要緊的什麼?第一個是酒類飲品的供應。這個酒類飲品的供應,我們實際上是對未成年人顯然是不合適的,不適宜的,我們保護的焦點也在這個地方。 第二個呢,上海是個國際化的大都市,上海的這個問題,海派問題當中,經常會講到我們的這個酒吧,酒吧是個舶來品,是國外引進的,到了我們這裡的酒吧文化當中呢,有它的這個場所、故事,背景、音樂,這些都構成了酒吧文化。所以他是由文化執法機構來管理的,有的同志也問説這個是究竟哪一個機構管理,文化執法機構,他是一個文化場所。
主持人:
是,那麼靜安,靜安的話,作為中心城區之一,在未成年人的這一類的犯罪當中,有沒有也辦理過,或者説發生過相關的案件呢?
管威:
我們是辦理了一些這方面的案件,我想呢,在介紹案件之前呢,先講兩個名詞,就是我們實際上一個呢叫充場,充場這個詞呢,我們如果關注這個青少年保護的同志呢,會很熟悉,在我們這個1987年,我們這個青保條例在制定以後,後來我們又在後來改了,做一個新的改版。改版的時候呢,就講到充場這個問題。 充場,實際上簡單的講,就是由酒吧來提供免費的酒水,拉動酒吧的人氣,實際上就有一部分未成年人呢,他實際不是真正的消費者,不是真正的顧客,通過他去了酒吧,然後呢,給酒吧造成一個好像非常熱鬧,生意非常這個繁忙的這個錯覺,引得其他的這個顧客呢,去酒吧進行消費,所以實際上這個是一個充場。 還有一個呢,是我們講的叫搶手,這個搶手這個概念和充場這個概念呢,實際上兩者的區別呢,搶手呢,某種程度呢,更有一個組織管理的這麼一個角色在裏面。由於我們這個酒吧有些不法經營當中呢,把這些充當搶手的未成年人招過來,由他呢,再找,再去招那一些充場的人來拉動人氣,那麼搶手呢,由臺子當中收取的這個費用當中抽成。來取得一部分利益。所以它和充場還不一樣,充場來的只是免費的這個消費酒水,那麼搶手呢,當中還有一部分利益,當然這個利益也是不大的。 那最近我也看到有些地方,在報道當中,甚至講到,現在就是你要去酒吧進行當充場或者搶手,某種程度還要看酒吧真不真給你一個免費酒水,實際上不一定真的有這樣免費的酒水喝。
主持人:
所以這樣的話,從這兩個名詞,是不是就會引發出案件了?
管威:
對對對。一個呢是我們想,裏面有一個案件呢,是我們原來辦理的,這個案件的事情呢非常簡單,就是在酒吧消費以後,因為酒吧呢,他是晚上,淩晨,一直要經營到淩晨,往往在他的兩三點鐘這個時間,是酒吧非常熱鬧的時候。可能大部分這個聽眾朋友呢,不一定都在這個時間,可能我們早已經休息了。為第二天的工作做準備了,而酒吧呢,這個時候正是它最熱鬧的時候。 從裏面這個消費的出來的未成年人,出來以後就是因為和門口的計程車司機發生了口角,由於他人數比較多,計程車司機説你這麼多人,不能夠同乘一輛車,我不能夠違規的裝載。就這麼一個口角,然後呢,就對計程車司機進行了毆打,打得他呢就是輕傷,鼻子也被砍破了,實際上這個充場的當中,實際上我們在辦理案件過程當中,找這些未成年人的這個犯罪嫌疑人在這個詢問的時候,他也承認,這個時候實際上他自己的認識能力和控制能力,都已經明確下降了。事後呢也非常的後悔。
主持人:
所以也包括其實就是因為一個酒後的衝動,然後造成了一個嚴重的後果。
管威:
對。
主持人:
他會受法律的懲罰。其實就是講酒吧的環境,他確實有它的複雜性是吧?
管威:
對對對,酒吧的環境,實際上呢,某種程度非常複雜,未成年人在這個當中呢,有些時候呢,他是充當了一個犯罪嫌疑人的這麼一個角色,有的時候,他又成為受害人。原來我們在辦理這個案件的時候,我們的受案範圍,未成年人檢查科的一個受案範圍,他是僅僅是是受理我們的這個未成年人犯罪嫌疑人的案件,或者被告人的案件,後來逐步擴展,就把被害人也納入進來了。因為我們的保護,涉及到我們在這裡要講的一個保護的問題,就是保護什麼,我們對講未成年人進行保護的時候,實際上首先我們應保護未成年人的利益,未成年人的利益裏面,既是要保護未成年人,這個被告人,或者嫌疑人他的合法的權益,得到一些保護,更重要的在這個當中,當這些魔抓,或這些手,伸向未成年的被害人的時候,我們的保護可能責任更加的明顯。 這些被害人,有的時候呢,是無辜的受到了這個牽連,也有的時候呢,也有自己的一些因素,因為他自己也進入了酒吧進行消費。
主持人:
所以根據前面你給我們介紹的情況,能給我們做一些總結嗎?就在未成年人涉酒吧的犯罪這樣一個領域,到底有哪些特點,是值得我們家長,甚至這些未成年人要引以重視的呢?這方面的特點,能告訴我們一下嗎?
管威:
好的,未成年人案件的特點呢,主要是出現在我們自己講的,實際上一個,我們辦理案件下來呢,這個未成年人的這個案件,就是涉酒吧的案件,和我們整個案件比下來,實際他的案件數呢,實際上量並不是佔比很大的。但是呢,雖然是佔比不是很大,或者説我們在某種特殊保護上面,給予了很大的力度。但是他從來就沒有這個停止過,他一直是有這個個位數的這麼一個數量,在保持著。每年都有這樣的案件發生。同時呢,我們在這個當中,我説也要想一些問題。 就是我們在統計酒吧,涉酒吧案件的時候,實際上在管理執法的角度來講,有很多事情呢,是很難去這個準確的統計的。比方説,我們講酒吧,有可能是工商註冊登記,他就是酒吧的,但也有一些他不是註冊為酒吧,他在經營範圍裏面有酒吧。或者説還再廣一點呢,他是有的時候呢,他在經營範圍裏面,有經營酒水的這麼一個範圍。在這個範圍來比較的話,可能我們今天講的數字,會更大一點。 但是呢,由於這個統計是非常難的,非常難以統計的,所以第一個,我們想呢,這個案件,是經過一段時間保護,是得到了有效的控制,而且呢,是取得了成效,另一方面,不能掉以輕心,這是第一個,我們産生的這個當中的一些特點。第二個呢,是我們當時在對比了酒吧和網吧這個案件當中,實際上發生的區域不一樣,就是中心城區,比方我們的這個靜安,黃浦,這些區域呢,酒吧比較集中。有名的酒吧街,可能大家都知道,茂名路,衡山路,包括我們靜安同樂坊等等一些地方。 那麼在這個裏面呢,我們實際上呢,當中呢一致認為是這個社會的閒散人員應該是比較多,但是辦理以後,仔細梳理當中涉及到的,當然有的沒有追究刑事責任。把這些人都放在一起梳理的時候,我們發現實際上不能忽視在校生的這麼一個比例。 就是有些在校生,實際上他在學習之餘,他仍然是混跡到酒吧去了,而這個當中,再進一步的細分,我們做了一個統計,發現牽涉其中的有的中職技校的,雖然中職技校數量在上海並不大,但是中職技校的學生倒牽涉在其中。
主持人:
所以我們並不是説貼標簽,也不是説帶有色眼鏡看人。我們就是講從靜安檢察院辦理的這些案件,我們梳理出來的其中的這樣一個特點,就像剛才聽眾朋友所説的,真的今晚的話題特別值得家長們好好聽一聽。要重視怎麼去面對,我看到咱們網友有在留言跟管檢積極的互動,我心依舊網友説呢,未成年人的保護,是全社會關注的大問題,現在對於成年人的誘惑,其實也會越來越多,那麼作為監護人,你日常監管之外,社會的各個職能部門,也得各負其責,畢竟監護人不可能一直跟在未成年人的後面。 那説不得網友呢是這麼説的,管檢,説未成年人不能進酒吧的這樣的規定,應該很多年了啊,那怎麼還會有這樣的情況?我想,除了酒吧本身他們不顧法律,執法不到位,就執行法律不到位,有待改善和加強之外呢,是不是我們在教育方面也會出了問題。 比方説我們如果一面在功課上給孩子施以高壓,然後孩子都沒有娛樂的時間,那麼孩子某種程度上,就成了一個讀書的機器,那他一些正常的喜怒哀樂,不能得到滿足,再加上未成年分不清許多的是非,那可能就會饑不擇食,什麼新鮮,什麼刺激就怎麼來了。所以聽眾這樣的總結,管檢,你從案件的梳理當中的話,是不是也能夠得到同樣的這樣的結論呢?
管威:
這個其中很多觀點,我覺得是很贊同的。就像今天這個三伏天一樣,天很熱,年輕的這個心可能也很躁動,在這個年齡期,我們稱為,説它是身體上的發育期,心理上的短路期,行為上的叛逆期。這種情況下呢,為一點點小事情,他就容易産生這個犯罪的一個動因,動機。爭強鬥勝,像我們比較多的,像剛才講我們這個案件當中,我們就發現他這個案件當中,有些是非常簡單的動機,而且是很講義氣,結夥做案。 一個電話一來,有的説這是我認的哥哥來打電話給我的,我必須要去,有的説他叫我了,我不去也不行。
主持人:
我插個問題,那他們這種情況,一般一發生案件的時候,是有預謀的呢?還是偶發的呢?
管威:
這種案件呢,實際上我們發現預謀的也有,偶發的也有,不能絕對的來論。
主持人:
都有。
管威:
但是當中結情犯罪佔了不消的比例。
主持人:
所以,如此幸運網友也説了,那麼對於利用未成年人充場的這樣的酒吧,有沒有處罰的措施呢?包括對這類的案件,究竟他的原因在哪呢?那我們檢查機關又做了哪些工作呢?能不能給我們分析一下,究竟是什麼原因呢,他們會走到這條路上呢,也可以給我們一些提示和提醒?
管威:
實際上講這個原因呢,實際上是我們,就剛前面這個網友所講的,已經也治理了這麼多時間了,應該説已經有一定的積累,有一定的這個經驗了。所以我們立法上面呢,把它分開來的時候,就講到了未成年人的保護,這是一個核心。
主持人:
關鍵是為什麼孩子們現在就是説會好像有的孩子是抵擋不了酒吧的這個吸引力。
管威:
誘惑。
主持人:
那他這個吸引力,到底怎麼能理解?
管威:
這個實際上是前面我也講到,他實際上呢,一個是在他成長過程當中,他對那種成長的一種渴望,這個剛才也講到,上海呢這麼一個特殊的地方,酒吧文化,我説我們這個看了一些片子,我們以前的一些歷史,都對這個歷史實際上有一種了解的渴望,這個本身呢,我覺得這個也要客觀。
主持人:
關鍵是誰去,去幹啥去了。
管威:
對,你到什麼年齡階段去,你去做什麼,實際上有的時候我們在想,這個一個方面,我們可能重點現在首先要堵,就是作為司法保護來講,首先要堵,但實際上對社會,對於家庭來講,就是一個疏的問題,你説只堵不疏,你這個工作肯定是很難開展下去的,你的成效,也會質疑的。那麼在這個當中呢,首先未成年人個人,他個人為什麼産生,我們前面做了一個基本的分析。
主持人:
對。
管威:
我們這個酒吧呢,是他走向成年世界的一扇門,一扇,他要走過的一扇門,他覺得他這是一扇門,他可能認識上面,有他相對的一些誤區。但是第二個呢,我們某種程度,對自己來講呢,就是説你是家庭,我們都是很多同志都是家長,家長很焦慮,我們有的時候也可能會看到一些網上的報道,關於家長對於子女,如果説不務正業,沉溺于網吧,沉溺于這些,有遊戲機房等等,都會有些焦慮。實際上家長是希望,子女呢,能夠把精力放在學業上,在這個時期呢,是他一個成長的非常要緊的關鍵的時期。但是呢,我們在家庭當中呢,也不可避免的有一些家庭呢,實際上他是有點困難的,就像剛才我們講,有上海戶籍的,上海戶籍當中,也有家庭比較困難的,父母離異的,這些情況都導致家庭的關注,關照未成年人他不夠專注。 所以我們有的現在這個創設的這個制度當中,就有親子教育這一塊。就是説我們給這些未成年人和他的家長,搭個平臺,能夠讓他們呢,能夠溝通,有些溝通的技巧,有些話題,共同去解決關注問題,那這樣子呢,我們這個未成年人由於家庭教育這一塊,就得到了一個補充。如果沒有家庭教育,我們可想而知,我們案件當中,就碰到過這個要對未成年人,實際上他的這個案件,發生的情況,完全是可以取保候審,但是找他的爸爸,找他的媽媽,一個也找不到,他爸爸媽媽為什麼,都無法聯繫,跑到外地打工的。 這種情況的家庭,未成年人的這個成長,實際上是完全失控的,也就是剛才主持人講到的,他的監護職責,實際上是真的沒有盡到。
主持人:
所以在孩子,尤其是在青春期的這個過程當中,他自己覺得他已經是成人了,但事實上,他還不能完全的獨立,對吧?他現在情感上,他把門關上了,他想所謂的打個引號吧,就“逞強”對吧,我是大人了,但其實他又非常的渴望,有人能傾聽他。
管威:
我們叫他小大人。
主持人:
對對對,所以這個時候,作為父母的話,就像您剛才提到的,如果還不在他的身邊,其實在他的身邊,如果不能夠去讀懂他,跟他建立一個很好的關係,他都不會跟你去交心。
管威:
對對對。
主持人:
那所以他這些東西怎麼弄?所以不是一方面的一個簡單的一個解決的問題。
管威:
不是一個單純的問題。
主持人:
但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説呢,我看網友,這是我心依舊也説了,説一些經營者,他們也應該承擔起社會的責任,不能為了一點蠅頭小利,就對法律法規置若罔聞,一經發現,也必須嚴懲不貸。所以,對於個別的酒吧經營者,他們的自律管理缺失這一塊,您作為副檢察長,您如何評價呢?
管威:
酒吧的這個經營管理呢,實際上我們實際上在這個當中呢,是逐步的把法律的這個缺失,也做了一些彌補,因為為什麼?法制有一個進程,有一個過程。一開始的時候呢,我們去可以看所有的這個法律,上位法,包括上海的條例,都沒有提到酒吧,其他地方,營業性的這個歌舞場所,營業性的這個網路,場所,這些都有。但是,你找不到酒吧。 但是,後來呢,我們這個從立法層面,前面講上海確實是走在全國前列,把這一塊補齊了,專門把這一塊做了工作。
主持人:
是有規定的,禁止未成年人進入酒吧的對吧?
管威:
對對對,他是不能接納未成年人的。也就是説他前面出現的充場也好,搶手也好,不管是什麼情況,你只要是查到他是未成年人進入酒吧,是這個酒吧是明知故犯的,那酒吧就要受到處罰,輕責是警告,是我們的這個罰款,重責呢,要責令他停業整頓。
主持人:
那麼檢察機關在發現了以上的這些問題以後,你們怎麼樣的發揮你們的檢察職能,推動問題的解決呢?做了哪些呢?
管威:
這個實際上,剛才講是一個社會問題,也是全社會要齊抓共管的一個問題,檢察機關的這個職責呢,從我們來講呢,我們概括為就是司法保護其中的一塊。在這個當中呢,我們在2014年這個上海這個新版的未成年人這個保護條例修改之前和之後,為分水嶺,劃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我們做了一些工作,管檢是因為什麼,就剛才講的,主體,管理的監管的主體不明,但是這個事情,又不能説我們在犯罪當中發現了,我們視若惘聞,視弱不見。那麼我們在這個當中呢,就是也做了一些牽頭,也做了一些這個推動的一些工作。 我們依靠這個我們的政府綜治這一塊,把我們的這個法院,這個公安,工商,這個相關的一些部門都聯合起來,包括商委這些部門都聯合起來,我們當時在靜安呢,靜安區這個範圍內達成了一個,就是由我們的商委,作為一個牽頭部門來進行這個管理,當時還把這個酒吧的有關的行業協會,這些部門也一起調動起來,就是進行一個齊抓共管。這個階段呢,我們搞了很多的這個聯動的工作機制,一起來管理這件事情。 那麼到了2014年,這個之後呢,這項工作得到了應該説上海各級政府的高度關注,青少年這個保護條例修改之後呢,就明確了文化綜合執法機構作為他的綜合管理部門。
主持人:
那你們有沒有針對這樣的情況,比方説發一些檢查建議之類的?
管威:
有,這個我們當時呢,也把這個綜合執法,我們把這個酒吧行業協會這個負責人,專門邀請到院裏面來,來和他進行座談,也聽取他行業管理規劃相關的意見。就這些經營怎麼管,因為對這個行業裏面,你要治理酒吧,要從酒吧自身的特點,規律來著手,所以從這個上面呢,我們也聽取了他們的意見,也建議他呢,發揮行業協會的一個自我的一個管理的作用,加強與公安和工商等執法部門,我們也是進一步進行了一些聯動。也有一些這方面的聯動機制,碰到了進行聯合執法,聯合調研,聯合的進行這個相互情況的一些通報,這是我們當時做的一些具體的工作。 對所有的這個登記為酒吧的這個場所呢,業主呢,都進行了集中教育,集中教育。也嚴明這個當中,他們應該承擔的法律責任,對這些工作呢,當時是推到了一定的高潮。但是在一個階段當中呢,我們也發現這個檢查建議,起到了這個推動立法作用之後呢,我們後面還要考慮的是當他的執法主體明確之後,我們可能還要再進一步使執法主體和我們一起來做好工作。 所以對於現在我們發現問題以後呢,我們和這個文化執法機構,也共同商量,前不久我們還在一起,又進行了商儀,又進行了商議。 特別是把我們現在這個辦案當中發現的這個酒吧的重點名單,也提供給他,把相關的這些 材料也提供給他,形成一個全社會來共管的這麼一個局面。
主持人:
就是特別的有的放矢。
管威:
對。
主持人:
也包括我們看到現在在一些酒吧門口,你必須得有一些相關的警示的標誌,這個跟你們一些作為有關係不?這個是我們當時提出這些之後呢,我們也做了一個階段的檢查。可以説一度,我們可以很驕傲地説,這個已經每家酒吧都做了,但是這個要長久以往,你要保證他每一天,而且不是把他規避執法,偷偷摸摸,比方説你説要求他擺在門口,這個非常顯著的位置,他給你擺在一個不顯著的位置,你説有沒有,他也有了。 或者説,在其他的出入口,是不是都擺上了,每個顯著的出入口都擺上了,這些呢,光靠檢查建議,説我們滿足於,説我們已經把這個工作做下去了,或者説到一個時間點上,我們做下去了,都不能解決問題,現在我們不是講要管理,尤其是一個常態化的管理,這個真正的是難度,而不是説一時我們達到一個標誌,我想這個問題,可能要長久的看。
主持人:
所以我們可以這麼理解嗎?我們靜安區檢察院是整合了各個方方面面監管的合力?對吧?
管威:
對。
主持人:
然後突出源頭的一個治理,這個源頭你能再明確一下嗎?你覺得應該是什麼呢?
管威:
我們講源頭,實際上首先我們就是講的一個家庭。你家庭對他的一個責任,家庭是基礎,一個社會,我實際上家庭是一個分支。
主持人:
所以你那個親直平臺,對吧?
管威:
對,親直平臺,是不是。第二個,學校,因為當中有不少是在校生,我們在校生最容易管理,你如果説是真的閒散人員,難度就要大了,在校生佔了一定比例。這個學校,學校是我們一個關鍵。第三個,我們社會,我覺得社會是一個基本的保障,包括司法保護,是最後一道屏障,如果我們司法都解決不了問題,那這個就很可怕了。
主持人:
就成為你們的服務對象,不是工作對象對吧?
管威:
對。
主持人:
我也聽出來了,其實你通過這樣一個整合,就是方方面面的力量的一個整合,其實是就搭建起來了一個咱們區的預防未成年人涉酒吧的犯罪,綜合治理的這麼的一個機制,而且感覺非常的具體,並且是把你前面介紹的你們那些檢查機關的作為,其實是更加的延伸下去了,對吧?
管威:
對。
主持人:
這樣一個綜合治理的機制,那麼到底這個機制的具體的做法是什麼呢?我們特別怕落空説實話。具體的那些抓手,都有哪些呢?
管威:
我們這個機制呢,其實上有這樣幾個,我們可以認為簡單講的,一個呢是我們這個酒吧經營企業,或者和經營商戶,我們要承諾,你要守法經營,這是個承諾。然後呢,對於我們要有明顯標識,就是比方説我們這個經營場所明顯位置擺的這個標識,也有相關的措施,予以跟進。
主持人:
比方説不能向未成年人出售煙酒這樣的商品,是你們的工作的一個成果之一嗎?
管威:
這個是,應該説大家齊抓共管的一個成果。
主持人:
是是是。
管威:
還有呢,就是我們在這個上面呢,要抓好前面講的,這幾個環節的預防,現在實際上我們辦案,我前面就在想,我們辦案實際上很多就是講了,我們很多是案外,我們不是説是把一個案件辦掉,把這個人處罰掉,因為我們辦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某種程度上,我們不是以懲罰為目的的。
主持人:
你能告訴我們嗎?在靜安區的話其實這種酒類的銷售點,包括酒吧,或者那種類酒吧的經營場所,大概多少數字,然後你們是不是都跑到了,你們的調研工作,做的細到什麼程度,繡花到什麼程度?
管威:
這個數據,我前面講了,是比較難以統計的,我們現在實際上是經過幾年,實際上註冊的呢,真正在酒吧的,十幾家。這十幾家,然後有這個酒吧經營範圍的,在這個五十家左右。然後呢,我們在搞給他進行承諾,發放有關這個承諾書等等這些,通過相關的執法機構,他實際上,有的甚至達到了幾百家。這個數字,因為這個後面的數字,是很難統一來進行界定的,但是只要有這個可能,我們就堅決不放過一個盲點。
主持人:
然後就重點去進行監管,監控。
管威:
重點監管。
主持人:
那你前面講到的那樣一個綜合的治理的機制,你的這種綜合怎麼個綜合法,大家能不能達到一種聯動,然後效果就更加的疊加呢?怎麼聯動。
管威:
這個聯動呢,實際上是首先職責要分明,就是各司其職。這是第一步,就是大家都要自己的職責,這個才能夠做好工作,分工要明確,第二個問題就是相互之間,在聯動上面呢,要有基本的一個想法,比方説我牽頭部門是誰,比方説我要不要屬地,你比方説我們像街道,這個東西對我們這個執法部門或者司法部門而言,他固然也有一個屬地原則。但是我的範圍很大。我是全區,但是我到街道了以後,我就一個街道有幾個,當時很清楚的,儘管説晚上的經營,是可能會碰到一些問題,你執法部門去管的時候,你已經到了12點鐘,2點鐘了,很晚了,但是街道是逃不過去的,街道肯定知道,所以這個某種程度上參照了網格化管理的這麼一個方式方法。這是我們進行聯動的這兩個前提。 第三個呢,就是在執法的時候,剛才講到,執法的時候,我們有的是進行對酒吧重點型執法,有的是我們司法局辦案,在辦案當中和執法當中,要互相之間要通氣,要相互之間進行通報情況,把有關的處罰的情況呢,作為我們這個線索來源,不能夠輕易的放過。
主持人:
為什麼你們的同事一直跟我提2014年這樣的一個節點,他重要在哪兒呢?
管威:
這個2014年這個節點呢,實際上剛才講的就是以我們青少年這個保護條例的出臺,他是個地方條例。地方條例原來第一部出臺的時候,是1987年,這個時候呢,我們是全國首部,上位法還沒有,但是到了2014年的時候,我們做了這個修改,大概有19處的修改,這個修改裏面其中有一處,就是關於酒吧納入了這個範圍,而且把酒吧的這個監管主體,要進一步明確,後麵包括它的處罰也進一步明確。
主持人:
那由此關鍵是你們的工作,有沒有一些新的亮點?
管威:
這個工作呢,我們下一步的工作當中,不再把重點放在前面,比方説一般的聯動,或者説把它作為一個這個處罰當中去再三的去研究,究竟由誰來施這個職,掌握這個職責了,我們把重點呢,已經做成一個就是説重點預防,家庭教育,校園宣傳,這個剛才講的,重點預防,我們把重點要圍繞未成年人本身,我們現在校園這一塊呢,有一個我們現在搞了一個在全國呢是有一個法制進校園的這麼一個宣講活動。 主持人我們在這麼熱的天,6月份,6月份我們抓在暑假前,我們十名同志,這個一邊要承擔辦案這個任務,另外呢就是做了二十場,就是光這個月,就做了二十場的法制宣傳,法制行銷員的宣講活動,其中就把酒吧這個是酒吧犯罪這一塊,專門進行了宣講,也專門發放了這方面的這個問詢表,調查,看看我們實際情況如何。
主持人:
所以聽下來,聽眾朋友可能也會有一種感覺,我們檢查機關已經做得非常的具體了,也有一些成效。
主持人:
飛機在遠處網友説,未成年人的保護真的需要家庭、社會學校共同負起責任來,真的是缺一不可。于龍寶網友也説呢,有關部門,一定得加強監管,對於允許未成年人進入酒吧的行為,一定要進行嚴懲和罰款。説到這兒,我也想追問一下。其實管檢,家長們,對於孩子,自己的孩子,進入到這樣的場所的話,他們是怎麼看待的,你去傾聽過嗎?了解過嗎?
管威:
這個家長可以説一個是在對小孩兒的這個管理上,或者説平時的監管上面呢,是沒有盡到自己的職責。從他們本身發現這個問題以後,實際上是非常痛心的。我們沒有發現説這個家長對這個是完全聽之放之的,他實際上行為是聽之放之,心裏面是不願意的,有可能他忙於工作,忙於打工,忙於為將來去打拼。忽視了自己最關注的這一塊,一個家庭最關注的是自己的子女。
主持人:
記得嗎?之前不是有一個新聞嗎?我們也討論過,那個女孩兒,不回家,去酒吧,他爸爸堵都堵不著,然後向社會求助,要把女孩兒找回家。對吧?
管威:
對。
主持人:
所以非常的具體非常的糾結的一個點。
管威:
網路上好像這方面的新聞,這兩天也還有。這個父親看到女兒這個濃粧艷抹,非常的這個,心都碎了,不管這個新聞捕捉的準與不準,但這種事情一再的發生,我們相信某一個點可能不一定是準確的,但是這種情況是普遍存在的。
主持人:
或者説肯定是有的,值得關注的,到底多大的比例咱們不敢説準確對吧?肯定是值得關注的已經。
管威:
對。
主持人:
所以顧毛毛2010説要為咱們靜安的檢查機關點讚,于龍寶網友也説,保護未成年人的責任重大,都是咱祖國的花朵,社會的希望,所以關鍵是別忙著點讚,你們的效果怎麼樣,做了這些工作,有這樣的一些舉措,包括聯動的機制,綜合治理的機制,對不對?
管威:
對。
主持人:
管檢,效果怎麼樣,社酒吧的未成年人犯罪的治理,跟他預防,這樣的一個聽你講下來,也是一個系統的工程了。那麼咱們的檢查成效從這些工作你們開展以來,管檢,您看到了什麼變化嗎?有哪些效果嗎?
主持人:
首先我們是從這個案件本身來分析,因為是司法機關,她首先關注的是這個案件上面産生的變化。我們剛才前面講到一些這個案例,當然我們不可能,今天時間有限,一一的去介紹。但是當中,我們是曾經在以前就説第一階段當中,2014年之前,我們是有過一些惡性案件的,這些案件造成了這個人的這個傷亡。 但是之後呢,我們這幾年,應該説通過這樣的整治以後,這樣的一個保護,包括機制創新之後,我們現在我們可以講,沒有再發生這樣的案件,這是第一個。第二個,總體來説,我們的這個案件數,個位數,前面講了,個位數一個平穩狀態,儘管我們的經營,我們的社會都在向前發展,但是我們並沒有讓這個毒瘤去滋生,去生長。這是我們想從案件本身來看的。 第二個,從量刑來看,我們現在目前沒有一個人是被判處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的,而且從我們自己來講這個成效的話呢,我們未成年人,我前面講,我們不是為了懲罰,我們重要的是教育,教育懲罰當中,我們首先講教育,這肯定有偏向的。那麼在教育這個角度來講,我們很多未成年人通過我們符合條件不起訴,或者是通過我們的法庭教育這麼庭審教育這麼一種創新的一些機制,我們的未成年人呢,實際上在這個過程當中,經受了考驗,沒有再犯。 這也反映出未成年人對他的工作有個特點是什麼?他是可塑性很強的。他比成年人犯罪之後,容易回歸社會,容易矯正。這個我們覺得也是一大成效的。第三個呢,是我們現在呢,工作機制上面,或者説協助平臺上面呢,也在不斷的在創新。因為涉及到全社會的這個齊抓共管,在這些工作當中呢,以前的一些機制,我們被我們新的立法所接納,吸收,也有一些機制我們在進一步進行完善。所以説在機制方面也取得了一些創新,這是我們想的簡單講三個方面,比較明顯的我們認為可以講成效的。
主持人:
比方説前面介紹的“充場子”這種現象有沒有得到明顯的遏制呢?
管威:
從現在出發的角度來講,從我們辦案的角度來講,就是司法和執法的案件數量,用它來觀察的話,我們認為這個也應該得到了有效的控制,另外我們也可以看到我們在一些比較顯眼的入口這些位置,都擺放了明顯的警示標記,但是這些工作成效怎麼維繫,可能是我們一直在考慮的問題,也就是説我們要把它變成機制,變成一個可以去講可複製的經驗,而不是説一時的感到自鳴得意,反正這個事情好像做了怎麼樣了,實際上永遠在路上。
主持人:
所以你看直播間內管檢侃侃而談,一半火山一半海水,網友説我在聆聽作筆記呢,其實有些作為我們孩子的家長,真的要關心很多點,值得我們好好思考的。 沉溺遊戲的話,網路遊戲是不是比沉溺于酒吧好一點不,能比不,都要有一個防火牆啊。
管威:
實際上,我們有一個法治行銷員節目裏面,我們做了PPT,有幾個要不得惹不得,這個網吧和我們沉溺網路遊戲,這是我們講的都是惹不得的,現在也很好了,我們現在實際上現在網路遊戲也進行了控制,什麼時間上網,時間都要控制了。
主持人:
所以説説不得網友就評價説,要對咱們靜安區檢察機關的辛勤工作點個讚,另外也想提個建議,在學校的法治教育當中,除了通常的科目,要不要有針對性的突出一些重點呢,比方説對於青春期的孩子,自己認為已經是大人了,可能會有點叛逆,但是實際上很多事情還很稚嫩,針對這樣的特點,重點對涉成人娛樂場所、法律法規的一個教育,就是我理解可能是不是就是其實是成人的場所,但是未成年人怎麼弄,咱們如果要是順著分數也很重要的角度來説,咱們能不能也大幅度提高法治課的分數權重,慢慢的孩子就會從剛開始的時候因為重視分數,而注重成為某種自覺,那不是更有成效,就像火焰海水一樣,最開始的時候,可能聽法演不一定喜歡,現在已經開始做筆記了,學上癮了,您覺得這個建議中肯嗎?您個人贊成嗎?
管威:
我覺得他實際上,概括起來是我們講叫以人為本,就是我們以分數為本的話,那麼我們可能走偏了,但是上海現在在教育改革當中,實際上現在更多的是講學生不是説唯分數論,這一點我們講了很長時間,但是法治教育課裏面,把這個有關工作納入進去,我想是我們可以做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
下次檢查建議就寫這個好不好。
管威:
好。
主持人:
我想問問,真的實事求是地説,您個人肯定是參與其中這些檢察機關的工作,剛才也講了有很多大量的調研工作。在這個過程當中您的個人感受是什麼?
管威:
實際上一個方面是我們覺得責任很重,就是在調研過程當中,發現了一些傾向,比方説犯罪當中,我們可能很多同志他的工作不和陰暗面打交道,我們在這個當中發現成人化的傾向比較重的時候,包括犯罪是低齡化了,都是在不滿十八歲,十六到十八嘛,只有十四到十六隻有一些嚴重暴力犯罪才追究刑事責任,大部分到十六到十八。 這個時候他的手段,他犯罪的手段,有的時候毆打隨意毆打他人,非常隨意,打的時候的手段也顯得就像我們有時候在網路上曝光一樣,如果大人去看的時候,都覺得觸目驚心,所以説這是第一個責任重大,趕緊要做好這項工作,第二個問題是我們怎麼保持這個工作有一定的效果,而不是説我們辦完案件就結束了,所以很多延伸工作,這是第二個感到比較累,很多工作剛才講了一個月做二十場的法治宣傳,講完了以後我們還有問卷,問卷完了以後還要看我們這個講了以後效果怎麼樣,這要過一個時期才能顯現。
主持人:
完了完了,肯定得五加二,白加黑了對不對。肯定的。
管威:
那是應該的。
主持人:
辛苦辛苦。我再問問,雖然辛苦我們知道,也給您點讚,但是畢竟還是存在一些問題嘛,讓家長們也格外著急,那麼接下來畢竟有一些問題還等著你們去破,對於如何更好的破題,你們有什麼樣具體的打算呢?接下來。
管威:
這個事情實際上上海的未檢今天我在這裡做節目,某種程度也是代表了未檢條線和我們上海在一線工作的未檢的這些幹警們,實際上做了很多工作,一個是我們的辦案工作,第二個是我們探索型的這些工作,未檢呢,我們一直講,有兩個化,一個叫一體化,一個叫專業化,圍繞這兩個化開展工作是我們可能破題的關鍵。一體化就是講我們要一體,這是一個工作模式的革新。 第二個我們要專業化,這個專業化隊伍的建立和一體化比它的要求可能會更高,因為你在檢察機關來講,批捕起訴這些都有專門機構從事的,專門人員從事的,未檢部門就要把所有的責任一起挑起來,對我們專業化的要求會更高,還有就是我們其他知識的儲備也要求更高,我們有很多同志現在都有心理諮詢師的職稱。那為什麼,因為在工作當中要對這些未成年的被害人或者被告人要進行一些心理上的治療,這些工作都需要的,包括一些評估這些。 所以説這個當中我在想要講這個問題,就是要跳出酒吧談酒吧,剛才有網友講到娛樂場所的問題了,實際上我們今天講的可能看上去是酒吧,實際上共性的東西有很多,不一定是酒吧這一個點。首先我們在一起講的時候大家談論當中,未檢的同志一直在講,我們要有一個社會視角,而不是僅僅一個司法保護,我們是辦案的,我們出去好像覺得自己是個法官檢察官,我們只是在法律執法當中,所以這個是第一個問題。 未檢工作就是應該構築在家庭、學校、社會和司法保護四維一體的機制之上。
主持人:
要不要有一些特殊的保護。
管威:
有,我們的特殊保護,比方説我們的特殊保護探索了我們的社會調查制度,社會調查制度,我們是委託相關組織進行,這個社會調查之後我們對未成年人的被告人究竟是採取羈押型措施,還是非羈押型措施,這些都是要有社會調查的。
主持人:
網際網路+的平臺對你們有用嗎?能利用嗎?
管威:
網際網路+的平臺非常重要,網際網路+平臺在我們來説要把有關的數據能夠錄入進去,使得我們這些未成年被害人索事的這些酒吧網吧,有的時候要有一個具體的責任的感覺,不是説做過事情要留痕,如果説做了不好的事情也要注意,將來可能會對你産生影響。
主持人:
所以你看我特別記憶的就是剛才您講的這個,我們不能就案論案,機械地辦案,也要跳出酒吧看酒吧,跳出未檢看未檢,所以有這樣一個深邃的眼光,其實我們聽眾朋友一定會更加樂觀的期待,這些孩子們祖國的花朵一定會成長的更好,因為我們的這樣的一體化的措施,補促兼防,教育、挽救、感化,這些都特別重要,但背後凝聚了你們很多的心血,所以聽眾朋友由衷的向你們點讚,但是我們也期待著您剛才介紹著這些具體的抓手,怎麼樣更好的破題,下次有新的成效,再到“法眼”和大家進行交流,好嗎。
管威:
好,謝謝主持人,謝謝各位聽眾!
主持人:
感謝您,今天我們就和大家探討到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