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當前位置 >  新聞中心 > 靜安要聞

“警察爸爸”幫8名棄嬰與父母團圓


【來源:新民網 發稿時間 :2018-03-07 14:28 閱讀次數:【推薦】 【糾錯】
糾錯
1.錯誤類:
錯別字 圖片顯示錯誤頁面顯示錯誤 其他錯誤
2.出錯頁面的地址(瀏覽器地址欄裏面的地址):*
3.內容標題:*
4.為了方便我們更準確及時的處理錯誤,請盡可能詳細填寫你的操作經過:
您的姓名:*
聯繫方式:*
Email:*
【收藏】 【字號 】 【我要列印

“趙警官來了啊!孩子父母有消息嗎?”“小六那邊有點眉目了!”

元宵節一大早,上海市兒童醫院愛心病房的景醫生拉開大門,把靜安公安分局江寧路派出所民警趙耿源迎了進來。

病房裏,一個孩子抱在護工懷裏,還有兩個滿地跑著。年紀最小的小疆小聲地叫著“爸爸,爸爸”,年紀最大的小星向趙耿源奔去,被老趙一把抱起,咯咯笑了起來。

孩子們的笑臉,卻讓趙耿源感到心酸。小疆一歲半、小六兩歲半、小星三歲半。這是三個被父母遺棄的孩子,從小在醫院長大,病房就是他們的家。

闔家團圓的日子裏,老趙格外希望早日幫他們找到父母,也希望能真正找到一條預防“滯留兒童”的路徑。

“警察爸爸”尋親忙

今年已50齣頭的趙耿源,一次接警時偶然通過嬰兒手上的醫用手環幫孩子找回父母,從此與這些被遺棄的孩子結下了不解之緣。同事們叫他“尋親警察”,孩子們叫他“警察爸爸”。

每當看著病房裏奔跑嬉戲的小星,趙耿源總會回想起當初那個差不多大的孩子。2009年5月30日,早産兒麗麗被送進兒童醫院,她患有新生兒重度窒息、呼吸衰竭等多種疾病,一度進入重症監護室。就在此時,麗麗的父母不辭而別。

2012年,醫院向江寧路派出所報警。當時,包括麗麗在內,竟有六七名困境兒童滯留醫院!因為趙耿源曾為棄嬰找回過父母,這一次接到報警,派出所將任務指派給他。

麗麗這樣的困境兒童與棄嬰在法律意義上並不相同:他們的父母大多留下過個人資訊,卻因種種原因將他們滯留在醫院。趙耿源調查發現,麗麗父母在南翔醫院曾登記姓名和住址。他一路騎摩托車從靜安趕到嘉定。當地人口協管員反覆查看麗麗父母資料,陪著他一路找到這對安徽夫妻,但這對夫妻並不承認。

離開後,趙耿源反覆求證,最終確認二人就是麗麗的親生父母。他想,麗麗父母遺棄她,很大程度是擔心孩子留下後遺症。“如果他們看到麗麗現在這麼健康漂亮,肯定會回心轉意。”於是,他帶著麗麗的照片,騎摩托車再度趕往嘉定。看著照片上健康的孩子,夫妻二人終於答應回醫院探望麗麗。

2012年12月,經過一系列檢驗,已經3歲多的麗麗終於和父母團聚。

希望孩子們忘了我

“醫院裏是24小時開燈的,他們沒有白天黑夜的概念。加上這些孩子沒有落戶,無法接受免疫接種,對很多病的抵抗力很低。”趙耿源説,醫院不是養育機構,孩子需要活動空間,可病房裏有藥品器械,處處危險。白天還好,晚上就兩三個值班護士,根本顧不過來。

因此,每個滯留醫院的孩子,趙耿源都迫切想幫他們找到父母。這其中還有一個原因:隨著孩子年齡長大,他們會懂得,自己被遺棄了。“將來肯定會有心理上的陰影。”所以,每當有孩子與父母團聚,這個他們曾經最親的“警察爸爸”,雖然心裏不捨,最大的心願卻是“孩子們忘了我,忘了這段記憶”。

趙耿源經手的棄嬰和困境兒童,有的父母有違法行為,有的家庭矛盾重重,也有的已另組家庭,甚至有母親吸毒,嬰兒誕生就需要脫癮治療。很多孩子的父母把孩子送到醫院時,登記的名字、聯繫方式就是假的。“大海撈針一樣,即使找到了,也拒絕相認。”

2012年1月15日,一對體重不足1.5公斤的雙胞胎姐妹被緊急送到兒童醫院治療,經過搶救,妹妹木木的生命得以保留。醫院尋找木木母親下落,才發現按此前留下的資訊和聯絡方式“查無此人”。

趙耿源把目光投向木木母親的原籍地,聯繫到當地社區民警趙小須。在趙小須的幫助下,2012年底,趙耿源找到了木木母親,可她已回到原籍地結婚。木木母親擔心,木木的存在會影響她的新婚生活,決定避而不見。

趙耿源沒有放棄。他輾轉聯繫到木木母親的家人,尋找解決辦法。2013年,得知消息的木木外公趕赴上海,決定自己撫養這個外孫女。

給棄兒一個溫暖的家

正因如此,很多時候,趙耿源的內心充滿矛盾。他希望幫孩子,但又無法不為孩子的未來擔憂。10多年來,趙耿源為8名遺棄在醫院裏的孩子找到了父母。但對於他來説,更關心的是如何讓“滯留兒童”更少,如何讓所有找到和沒找到父母的孩子,都有美好的未來。

“有一個叫鈞鈞的男孩,對我觸動特別大。”當時,孩子父母未婚先孕生下鈞鈞就分手了,鈞鈞一直留在醫院裏無人認領。一年半以後,趙耿源想盡辦法找到了鈞鈞母親。經過勸説,她答應認養,但手上沒錢支付醫療費。“當時,她已經和新的男友在一起了,自己打工養這個男的,錢都給了他。但當她打電話向男友要錢把孩子接出來,男友卻在電話裏告訴她:一分錢沒有。”趙耿源説,去年1月,鈞鈞最終還是回到了母親身邊。但他一直擔心,在那樣的生活環境裏,鈞鈞是否真的能得到好的照顧?“母愛是無法替代的,有句話叫‘娘在家在’嘛。但回想起來,還是很糾結,很內疚。”

在趙耿源看來,讓法律強起來,是切實解決困境兒童的路徑。遺棄兒童有違道德和倫常,是違法行為,對那些極少數不盡監護職責的父母,法律應當剝奪父母監護資格,並依法嚴懲。同時,他認為應當及時修改《收養法》,讓那些有收養願望、家境殷實可靠的父母,可以給這些棄兒一個真正溫暖的家。

 

附件:
分享到:

相關文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