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專題報道 城市建設和社會管理 國際商務港 民生服務 文化靜安 黨的建設

新聞中心 > 媒體話靜安 > 專題報道

從“吃瓜群眾”到小區“治理先鋒”

【來源:青年報 發稿時間 :2018-02-07 15:26 2018-02-07|青年報|點擊次數:】 【字號 】 【我要列印

0

編者按

社區裏的年輕人不少,但以往出來活動的卻是清一色的中老年人。社區裏的問題不少,年輕人在業主群裏七嘴八舌,卻鮮有願意挺身而出參與社區治理的。隨著共青團的力量延伸到社區,這樣的狀況發生了改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從虛擬手機走到實體社區、打開緊閉的家門直面真實的鄰居,用他們的智慧張揚了青春的實力。從即日起,本報將推出社區裏的年輕人系列報道,講述他們在社區裏發生的點滴故事。

如何引青年出動,積極參與8小時之外這個“家”的治理成了近年來靜安團區委探索的目標。

騎著電瓶車踩點了彭浦鎮40個居民區後,成立青年理事會的念頭在靜安區團區委書記陳力腦中醞釀。去年11月,全市首個青年理事會在位於靜安區的陽城貴都社區試點。

日前,在團市委書記王宇走訪靜安彭浦鎮時,了解到了“80後”青年理事與“80後”老業委會委員攜手,共同治理社區的鮮活故事。

青年報首席記者 范彥萍

年輕人成立小區青年理事會解決停車難題

1984年出生的談佳俊是本市一家進出口貨運公司的主管,從2011年起就搬入陽城貴都。這些年,他眼看著小區裏矛盾迭出:物業管理存在瑕疵,小區治安有漏洞,停車矛盾突出,偌大的小區卻缺少兒童樂園設施,存在火災隱患……

他和其他業主一樣,喜歡在業主群裏吐槽小區的種種不如意。“我們年輕人喜歡在業主微信群聊家常。中老年人不太用微信,我們的訴求一般不會傳達到他們那裏,因為渠道不暢通,導致中間發生斷層,小區治理與我們的期望有差距。”

去年年底,80後居民區黨總支書記王子太提出建立青年理事會,吸納社區年輕人參與社區管理。王子太先在業主群裏找熱心社區事務的年輕人,又通過青年業主物色其他志同道合的業主,先後有四五十人參與到青年理事會中。

理事會理事長、副理事長、常任理事的選舉採取了民主協商的投票方式。在42人大群的基礎上,通過推薦、自薦等手段,平時在群裏分外活躍的正能量擔當談佳俊從幾十人中脫穎而出,被推選為理事長。朱寧等2位年輕人成為副理事長,而金俊傑等9名青年業主則成為常任理事。

去年11月份,青年理事會成立,為了規範組織結構,談佳俊等人像模像樣地制定了理事會章程。規定一般成員一季度開一次會,常任理事一個月開一次會,如有緊急事件再臨時召開會議。

其實早在理事會成立前,這批社區裏的青年領袖就燒了一把火,成功處理了小區沒有門禁,因道路狹窄經常發生兩車相向互不相讓的頑癥。當時幾位社區青年骨幹制訂了幾套初步方案,決定對門禁進行改造,規範停車。“一開始我們沒有門禁和車輛識別系統,誰都能進來,存在安全隱患。後來我們列出了幾個方案,由青年一起來討論。”談佳俊告訴記者。

民主協商的結果是:原本陽城貴都有一南一北兩個出入口,車輛可以同時進出,現在則改為單向進出,從南門進,北門出。這樣就可以避免同進同出造成的車輛相向“撞車”,導致道路擁堵等問題。

這樣看似完美的計劃一開始遭到了部分業主的反對。有的業主抱怨,原本從北門進來很近,卻要繞遠路從南門進,住在南門的業主也不開心,覺得出門要捨近求遠。事實上,陽城貴都有69個門牌號,有1400多戶人家,算是大型社區,開車繞一圈花費的時間不少。

説服大部分人同意是一項艱巨的任務。傳統的一家家到府説服的效率並不高,考慮到業主微信群有400多人,談佳俊等年輕人利用微信群展開討論,與業主們溝通。“如果你從北門出是很方便,但一早去上班的時恰好碰到另一輛車迎面開來,兩輛車卡住了,大家互不相讓,一時之間陷入僵局,原來你們是希望圖方便,最後卻變成了不方便,不如大家都多走幾步路,很順利地就出去了。”

為了讓大家能有更具象的認識,談佳俊還手繪出行圖紙給其他業主看。有的是在群裏公開表態,針對個別固執的群員則採取私信的方式耐心解釋,最終獲得了大部分業主的理解,也為日後當選青年理事會理事長積累了人氣。

利用空閒時間去小區執勤 推廣社區新規

“做通其他業主思想工作,讓他們改變原來的生活習慣,接受這個新規則,靠我一己之力是非常難的,需要其他理事們的協作。”談佳俊口中的其他理事之一就是常任理事金俊傑。1980年出生的他在一傢俬營企業擔任業務主管。在入會前就熱心小區事務。

“我有點愛管閒事,平時看不慣的事會在業主群裏發言。業委會的商主任覺得我很熱心,推薦我進理事會。”金俊傑靦腆地説。

小區停車改造完工後,小區裏開始實行單向通行,金俊傑成為了第一批志願者。週末時分,別的業主在家帶娃、打王者榮耀,他則跑到小區執勤,當起了沒有紅袖章的“保安”,引導不熟悉新規的車主單向進出。

於是太太覺得金俊傑此舉是沒事找事,閒得慌。他和家人數次溝通,“停車規則制定是為了全體居民的利益。本來我們小區車道就比較窄。之前雙向通行。兩輛車頂在那邊,你不讓我我不讓你,小區裏經常聽到吵架聲,讓人聽了很糟心。我們為小區出一份力也是應該的。”

如果説,青年理事會成員是“先鋒”,衝在第一線出謀劃策,積極引導,業委會則是提供荷槍實彈的堅強“後衛”。談佳俊透露説,改造門禁、停車場的費用不菲,在與業委會達成共識後,他們會經常問詢改造的進度。“對於年紀大的人來説,他們的想法也許比較保守,我們則可以提供新的思路和管理模式。與中老年業主形成互補。”

“實話實説,雖然青年理事會成立了,但我們組織發展最大的阻礙就是如何吸引其他年輕人參與,現在年輕人參與小區治理的熱情還是不夠。”談佳俊透露説,考慮到陽城貴都三分之二的業主都是年輕人,一半以上都有孩子。因此他們接下來的實事項目就是打造社區兒童樂園。“兒童樂園會是我們最大的樣板案例,只要我們成功,其他年輕人會看在眼裏。樂園也是青年人聚集在一起,溝通的平臺。兒童樂園不會放個滑滑梯就結束了,如何鼓勵年輕人自治管理,參與樂園的後續管理,是我們接下來要考慮的問題。”

談佳俊提及的業委會不全是中老年人的代表,裏面有一枝80後“獨苗”——1980年出生的業委會委員張慧民。和談佳俊、金俊傑一樣,他也認同這樣的觀點,“自己想要的東西就要自己爭取。”他認為,治理好小區是年輕人的責任和擔當。年輕人不該做旁觀者,不做評議者,不做“吃瓜群眾”。“我們在外拼搏,不就是求個家和萬事興麼,如果小區裏烏煙瘴氣,我們的拼搏沒有意義。家好,離不開社區好。作為社區人,不是關起門來獨樂樂就有多舒服,而是尋求大環境的和諧。”

[解讀]

從評議者到建設者

“年輕人光在群裏抱怨沒什麼用。小區的痛點總是要有人去解決。”談佳俊理想中的青年理事會是一個能不斷吸納新鮮血液,能長期自我運作的組織。即便有理事會成員搬家了,也能立即找到接班人,可持續發展下去。

談佳俊的想法與靜安團區委書記陳力提出創建青年理事會的初衷不謀而合。曾擔任過彭浦鎮副鎮長的陳力從基層一路走來。他曾騎著電瓶車和共用單車花了三個月時間訪遍了鎮裏的40家居民區,跑遍了7.88平方公里的這個城區。卻發現一個問題:即便是他自己也不願意在社區拋頭露面。“特別是新建商品房小區,年輕人很多,但批評的聲音也多。青年天生是批評者,他們用一種特殊的方式來關心社區。但他們一沒有時間,二沒有渠道,三缺乏社區領袖引領。很難從批評者變成建設者。”

陳力表示,為了解決年輕人到社區中去的痛點。團區委想到了設立青年理事會青年自治組織,將青年人凝聚起來。通過居委會青年幹事邀請青年理事會成員,參與各項社區事務。青年理事會的成員是20到40歲的青年。“接下來,我們還考慮為理事會請外援,分別是導師團、智囊團、後援團。其中導師團主要負責培訓(由房管局幹部、業委會研究會老師、民政幹部等專家組成),智囊團主要由設計、審計、造價、律師等專業人士組成,後援團則對應小區碰到的棘手問題,可與環衛、水電煤等區域化團建單位形成共建。

陳力認為,作為團組織,不是將青年個體串聯起來。而是要培育扶持能把青年凝聚起來的青年社會組織。他認為,青年理事會相當於社區議事廳,能把有能力、熱心參與社區核心治理的年輕人組織起來。社區的事情青年自己商量著辦,不再做旁觀者,而是做建設者。不再是空頭的改革派,而是行動派。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