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頁 專題報道 城市建設和社會管理 國際商務港 民生服務 文化靜安 黨的建設

新聞中心 > 媒體話靜安 > 民生服務

“看家本領+創新手段”為社區治理解難

【來源:文匯報 發稿時間 :2018-03-07 14:57 2018-03-07|文匯報|點擊次數:】 【字號 】 【我要列印

0

20萬元一平方米的高檔小區需要居委會為居民做什麼?

設施挺好的商品房小區明明有快遞櫃,大家為什麼還嫌收快遞難?

連續幾個月,靜安區做了一場覆蓋275個居委會的基層調研,挖出大量新鮮又尖銳的社區治理題目。這場調研既傳統又“反傳統”———社區工作者全體動員,到府入戶和居民交談,那是我們熟悉的傳統群眾工作手段;説它“反傳統”,是因為此番不是“空手到府”,不是無目的漫談,而是運用新近研究的社區分析工具,完整收集全區38.9萬戶實有住戶的需求資訊。今年,區民政局聯合高校等專業力量開展數據分析,希望從數據中找出居民公共需求的分佈規律,從而探索居民區的分類治理。

表單,畫出社區肖像

靜安區民政局研發的社區分析工具,把社區分析設計成格式化操作,包括問卷調研和入戶訪談、數據錄入與統計、需求梳理和回應等環節。到府調研,閒話家常式的漫談是不夠的,它不足以畫出完整的社區肖像———靜安區民政局認為,社區肖像至少包含社區資訊、社區資源、社區動員、社區需求與問題等部分,社區工作者心裏沒個清晰的提綱,根本摸不清楚這些問題。

調研問卷、分析表單加上使用教程構成的“社區分析工具包”加起來有幾十頁,社區工作者消化完這些內容,才能入戶。

入戶訪談是居委會幹部的看家本領,但借助工具開展的調研為大家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問卷結果顯示的社區和大家自以為熟悉的社區那麼不同。商品房小區北方佳苑從418戶居民中回收了301份問卷,位列居民需求第一位的社區服務竟是“完善公共設施”,超過92%的受訪居民勾選了這一項,見習書記朱舟歡説:“我們小區很新,基礎設施不差,我們一直理所當然地認為居民最缺的是軟服務。”

數據,為需求作分層

“被調研”其實是麻煩事,有經驗的居民會吐槽:“問這問那問一大堆,問完又沒了下文,浪費我的時間。”

“光打雷不下雨”沒意思,社區分析是“有下文”的操作。問卷和訪談只是起點,後面緊跟著“社區回應”和“社區評價”環節。年前,靜安區275個居委會都開展了社區分析,最終收集了約5萬戶居民的需求數據。

靜安區民政局副局長黃蓓華介紹,根據需求不同,可以對數據作三層處理。首先是居委會自行消化,居民提出的需求有些要解疑釋惑,有些可以向社區治理力量如物業、業委會分流。凡是居委會有能力、有資源給予回應和解決的,鼓勵居委會落實解決,促進居委會和居民互動本來就是社區分析的目的。其次,街鎮層面對數據作二次梳理,彭浦新村街道對勾選率超過50%的居民需求事項進行統計,研究有沒有可能把一些共性需求上升為街道的公共服務和公共管理項目。第三,在區級層面分析數據,計劃推出“居民社區需求分析報告”,提供給決策部門。

調研,碰觸社區治理短板

大寧路街道寶華現代城小區下發800多張問卷,回收了650張。黨總支書記李華介紹,居委會回訪了所有在問卷上書面留言的住戶,認真答覆每一個問題。

寶華現代城超過80%的居民是中青年,而中青年的工作通常被認為是最難做的。但社區分析卻有不同的發現———年輕住戶並不排斥居委會幹部到府走訪,而且很願意表達需求,“困擾年輕人的事情太多了,快遞代收,子女晚托甚至還有我們沒想到的便民服務,這年頭居民上哪兒磨刀去啊?”

在去年年底居委會制定來年工作計劃和項目預算時,已經把社區分析結果作為依據。黃蓓華表示:“過去做預算,大家主要通過內部會議、骨幹會議收集建議,‘老面孔’提的建議總是差不多。今後的社區服務應該更加精細,更能觸及社區治理短板,這才是調查研究的目的和意義所在。”

附件: